登陆邮箱
最新公告:
披星上马初心定,丝丝浅线绘山河 ——国情监测小记
2017-10-17 11:01:19 文章来源: 黑龙江省测绘地理信息局

北国秋来早,九月末的哈尔滨已是朔风渐起,木叶飘零,秋声“淅沥以萧飒,奔腾而澎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静夜听之,总能使人心情平静,而近三个月来的种种记忆,便如同窗外随风摇曳的树影一样,悠悠而来。

犹记六月,珞珈山草木葱茏,辞别了辛勤培育自己四年的母校与师长,带着一丝对过往的眷恋和对未来无限的憧憬,我来到了美丽的“北国冰城”哈尔滨,来到了心仪已久的黑龙江测绘地理信息局,哈市优美的城市风光,东北幽默开朗的人们,以及单位领导与同事们热忱诚挚的关怀与帮助,使我在到来之初便收获了许多惊喜。短暂的休整之后,我被分配到了黑龙江第三测绘工程院第三中队,在那里,紧张而忙碌的地理国情监测项目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而国情监测,也成为了我工作生涯里所接触与学习的第一个测绘项目。

初识国情监测,便为它的宏大和细致所震撼,设计书上,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如鱼鳞般重叠绵密的影像结合表覆盖,这些鲜活的影像数据,记录着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一条条四通八达的管线道路,一片片郁郁葱葱的草木林地,一个个喧嚣忙碌的建筑工地,也记录着我们这个古老国家快速向现代化迈进的过程中那一塘一林,一屋一路的积累。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要将这些变化勾绘出来,经过编辑、整理、入库,将这些精度高,现势性强的国情数据提供给政府、企业和社会,为各种专题性的分析与研究提供数据保障与决策支持。

初来乍到,便是如此重要的项目任务,丝毫差错不得,而高精度与现势性的要求更是决定了国情监测项目不仅是一个需要付出大量时间与精力的项目,更是一个需要沉得下心思,耐得住性子耐心打磨的项目。彼时的我内心颇有些“剑未配妥,出门已是江湖”的惴惴之感,然而,这种惴惴之感在我到来不久后便如朝阳下的露水,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也许是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总觉测绘人身上普遍有一种质朴、负责和热忱的品格,而我所来到中队的同事们更是如此,来到中队后,队长安排我与我的组长相邻而坐,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随时可以向他请教,并告诫我无需害怕,脚踏实地地去学习就不会有什么问题。我的组长则从影像调色、识图开始手把手的教我国情监测项目的每一个细节应当如何操作。有时组长忙不过来时,我向周围的同事请教,他们也总是知无不言,甚至有时看到我的操作不够简便,他们也会主动告诉我一些他们总结的便捷技巧。同事们的热心帮助不仅使我在技术上能够较快上手,更使我的内心倍感温暖。
    内业采集的工作紧张而忙碌,今年我中队承担了黑龙江省的17万平方公里的作业面积,要在10月中旬以前提交入库。时间紧,任务重,大家争分夺秒,加班已是常态。日复一日,夏去秋来,每天早上起来,方始朝阳初上,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已是星河满天。双眼长时间对着电脑作业,也时感干涩酸痛。而线条的勾勒,资料的对比,要素的分割、合并、赋值,更是要时刻注意,丝毫马虎不得,稍有疏忽便可能要还原重绘,一个个检查程序过了改,改了过,改了过,过了改,一遍遍,一天天,反反复复,只为使我们的作业成果更加精准。

相较于繁复庞杂的内业采集,外业的核查调绘工作同样并不轻松,在内业采集30余天之后,组长决定带我熟悉一下外业工作的作业流程,核查的区域则是松花江北岸的哈尔滨市松北区。城市区域样本的拍摄与选取需要更加细致精准,每天乘车往返于城区与乡村,到达一个个工厂、小区、学校、单位时需要一遍遍不厌其烦的向看守或负责人员解释来意,拍摄如拆迁待建工地,堤坝等荒僻地区的相关样本时则往往要徒步穿越杂草丛生的荒地,彼时秋草渐黄,浑身尖刺的苍耳正是最为“粘人”的时候,有时为了拍摄一个样本,鞋子裤子上便会沾满数不清的小苍耳,清理时颇为麻烦。而在核实道路属性拍摄道路样本时,则要在来来往往的车辆之间“见缝插针”,要达到既保证自身安全,又使得拍摄出的样本清晰可用的目标,不仅需要“灵巧”的身姿,更需要在精神上时刻保持紧张状态。与此同时,外业测绘人可能也是能最早感知天气变化的那批人,记得外业第三天的下午,寒风忽起,气温骤降,身着单裤薄外套的我浑身冻得瑟瑟发抖,不觉想起东坡有诗“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心想我这应该算是“朔风忽起折柳枝,北国秋来我先知”吧,不禁哑然失笑。而当结束一天的样本拍摄回到学院路时,往往已是暮色渐起,华灯初上,学院路依旧人流如炽,火红炽热的碳火,高声叫卖的小贩,三五成群的食客,言笑晏晏的情侣,满满的都是烟火人间的味道,而我们却不能多做停留,简单的吃过晚饭后,又是繁复的内业处理,导数据,选样本,设计明天的出行路线……
    有时候也会想,我们的工作是不是辛苦了些,但我又想起在我离开大学校园的时候,我的一位学长曾对我们说:“我们的国家和社会,如同一艘行进的巨轮,想要永久安全的行进,就要有出色的工程师下底仓加燃料补小洞,如果人人都只想享受甲板上的美好,那么这艘船再大也总是要沉的。”我想我们测绘人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工程师,用汗水和辛劳为这艘航船持续安全的航行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况且“甲板”固有“甲板”上的美好,“底仓”也自有“底仓”的风景。正如那天去一处荒僻的江滩拍摄一个堤坝样本,天空忽然下起了一阵大雨,我们躲在车上冻得瑟瑟发抖,可过了一会儿,大雨渐止,云色由墨渐白,太阳没有了乌云的遮掩,金光如剑,刺破云层,照映于黄沙衰草之上,彼时西风烈烈,犹自呼啸不已,江水浩浩,依旧悠悠西流,天地无言,那一刻只觉祖国山河大地,竟壮美如斯,那种景象,是安逸平静的生活里很难看到的。
    王安石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景,常在于险远,而人迹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我想这不仅是指自然界的景观,也是指人生的道路吧。(三院 杨文军)



西藏自治区测绘局 | 主办
地址: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北京中路36号
邮编:850000 电话:0891-6832033
西藏自治区测绘局版权所有 对违反版权者保留一切追索权利
备案序号:藏ICP备16000067号-1